<rt id="yxtfv"></rt>
        1. 學術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正文

          當下一次黑天鵝事件發生時,第三方物流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發布時間:2020-03-04 09:42:01 中國物流與采購網

          當下一次黑天鵝事件發生時,第三方物流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導讀:當原有體系無法指望,三方物流該怎樣轉變?

          突發的疫情對于第三方物流企業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主要體現在需求的波動、運力資源的短缺、運輸網絡的阻隔、運營安全的挑戰等諸多方面。隨著各行業逐漸復工,三方物流的業務量有所回升,但受制于制造企業仍未全面復工,加上疫情管制帶來的場地、操作人員、司機等方面的限制,導致供應鏈的效率很低。貨主紛紛表示不滿,“找不到車,找到車又賊貴,差不多就要擱置合同了”。

          在我們看來,疫情將三方物流原來的成熟體系打碎,行業迫切需要構建一個新的體系來滿足社會的需求。

          數字化支撐新的物流運營體系

          當原有物流體系指望不上時,有的企業放棄了,因為實在沒有可用的資源;有的企業臨時“拼湊”出來一個資源和運營體系,卻只是可用而不可控,能找到車、能接到活,但顧不上服務質量和過程管控。

          第三方物流企業需要具備什么樣的能力?首先是基于貨主需求定制解決方案的能力,這要求三方有非常強的行業Know how(技術訣竅)和數字化客戶需求的能力;其次要有豐富、可控的三方屬性的運力池,可以滿足貨主全公斤段、個性化履約的要求;最后,是線下業務線上化的能力,具備從需求到交付全鏈路的數字化履約能力,這一點的重要性,在此次疫情期間得到了凸顯和放大。線上線下協同一體,會成為未來第三方物流企業上牌桌的基本要求。

          image001

          (壹站服務模型)

          雖然大家經常把“數字化升級”、“數字化交付”掛在嘴邊,但多數企業并沒有采取切實的行動。此次疫情敲響了升級的“鐘聲”,更多的人切身感受到,數字化履約的能力不僅是第三方物流企業的入場券,更是生存的前提。

          目前的現狀是,我國有幾十萬的中小三方物流公司,基本都不具備上述要求的能力,讓他們各自獨立發展出數字化履約的能力,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此時,第三方物流數字化交付平臺可以幫助他們完成這“生死一躍”,幫助第三方物流企業更成功。

          第三方物流數字化交付平臺能做什么?

          我們以這次疫情中的真實事件為例,看看第三方物流數字化交付平臺如何通過線上線下協同、全鏈路的數字化,幫助第三方物流企業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1、平臺合作的一家第三方物流公司承接了從上海至黃岡的抗疫物資(400臺醫用空氣凈化器)的運輸工作。因為是黃岡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急需的物資,對貨物時效性和全程管控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當時面臨著缺人、缺車、道路限行等諸多困難,最終物流公司通過壹站的運力池快速對接到了合適運力。

          “從2月10日客戶提出需求,僅用一天時間就完成了運力對接、提貨、運輸、交接的全過程,車輛于2月11日抵達疫情嚴重的黃岡,這樣的效率是驚人的,讓貨主和接收方特別滿意。”據壹站浙江戰區負責人張洋介紹,運送防疫物資的背后有壹站兩個團隊作保障,一個團隊對貨物在途線路規劃進行實時跟蹤,另一個團隊針對各地突發且零散的道路限行政策,進行信息實時更新,不斷優化運輸的路徑,幫助物流公司達成了時效要求。盡管當時是遠程辦公,但因為下單、調度、在途跟蹤、電子簽收等都可以通過在線完成,所以并沒有影響業務的實際操作。

          在另外兩個防疫項目中,壹站幫助第三方物流企業匹配到運力池中具有醫療運輸標簽的供應商,順利完成了21個車次的運輸,將20噸防疫物資分別送達25個疫區收貨點。通過全程可視化跟蹤產品,讓醫院能實時了解醫療資源的方位和預計到達時間。

          image002

          (壹站系統軌跡追蹤)

          2、平臺的優勢在商超案例中也有明顯體現,“某大型商超的物資配送屬于民生保障項目,但春節疊加疫情,使得車輛資源尤為緊張。”壹站江蘇戰區負責人周全介紹,“通常情況下,第三方物流公司各個項目的運力是不打通的,此次疫情期間,壹站實現了跨項目的資源調配和運力共享。同時,壹站每天通過更大范圍的協同和搜索,協調運力池之外的承運商和社會資源。除確保車輛和司機資源外,還需要解決路徑規劃、通行證等突發問題,以應對道路封路、通行許可等諸多問題,確保超市的物資供應不因疫情而中斷。”

          這個商超項目過去的操作模式比較傳統,一是單證都是紙質單據;二是調撥車輛資源時,基本通過微信群和電話的方式,由調度把訂單發給承運商,承運商再安排車輛和司機資源,確認后反饋給調度,只能串行處理,時間跨度很長。據周全介紹,“第三方物流公司現在可以通過壹站的訂單模塊,將客戶的郵件直接生成電子面單。通過調度模塊,按照設定的路由,自動將訂單下派給承運商。承運商可以登錄自己的賬號,完成司機綁定的操作。同時壹站通過GPS或者智能硬件完成訂單的軌跡抓取。在門店進行貨物交接時,司機可以在手機端通過壹站微信小程序完成簽收和電子回單上傳,并支持收貨人對本次服務進行在線評價,“無接觸交付”成為疫情期間的一個新名詞。

          “疫情當下,壹站向前”,從大年初四開始,壹站就開啟了戰斗模式,以該商超項目為例,1月29日至2月29日共發運859車次,累計運輸民生物資21,000+立方(7800+噸)。從積極的角度來看,此次疫情加快了第三方物流業務對于“數字化”和“線上化”的認知和普及速度,很多傳統的第三方物流企業計劃升級,數字化和線上化除了成為趨勢,更促成了生產方式的改變,有望在疫情結束后成為常態。

          構建新體系,成為三方物流的連接者

          通過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出,壹站這樣的平臺構建了現在三方物流需要的數字化履約體系,滿足了社會的需求。

          壹站是為幫助第三方物流企業擁有數字化交付能力而生的企業,以S2B2C模式打造“第三方物流數字化交付平臺”,通過平臺賦能第三方物流更好的完成訂單履約和服務貨主。壹站通過數字化訂單、數字化客戶、數字化運力等模塊,實現訂單、調度、提貨、干線、派送、簽收、結算、評價的全程數字化,同時高效連接上下游的資源,在同一個平臺上實現協同,讓第三方物流的交付高效可靠,給客戶帶來2C供應鏈的服務體驗。這些正適合解決特殊情況下的客戶要求,是現在三方物流需要具備的。

          隨著快遞、快運等細分市場的整合,第三方物流成為國內物流僅存的萬億級大賽道,加上原有產業集中度低,生產關系和技術水平落后,存在著產業+互聯網升級的巨大機會,直擊行業痛點的壹站也被多家投資機構所看好。2018年5月,壹站完成了由鐘鼎資本和普洛斯領投,G7跟投的天使輪融資;2019年2月,壹站完成了Pre-A輪融資,該輪融資由招商局創投領投,創新工場和明勢資本跟投。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完成兩輪合計億元級人民幣的融資。

          疫情引發物流企業對相關數字化技術的新一輪思考與嘗試,長期也將推動物流企業深化數字化轉型,三方物流對于數字化交付的巨大需求是長期的。據介紹,壹站正進一步優化全程可視化、運力標簽化、下單自動化、溝通線上化、ePOD無接觸化等功能,以應對后疫情時代三方物流公司的更高需求。

          結語

          第三方物流市場規模巨大,行業集中度低,以層層轉包的業務模式為主,貨主關心的成本控制和全程可視化管理等問題長期無法得到解決。第三方物流企業面臨的信息化、數字化、運力網絡升級等問題也一直都存在,只是在疫情期間更加明顯地暴露了出來。隨著疫情將原本的物流體系擊碎,三方物流企業面臨著生死危機,必須建立新的數字化運營體系,實現數字化交付。危機倒逼2B供應鏈服務升級,數字化交付的能力不光是三方物流企業競爭力的表現,在危機及危機以后更是生存能力的體現。


          首頁
          可以免费的看污视频-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图片-青青爱在线视频观看免费